阅片无数,这次用自己的想象力来创造场景,随意调整视角,上帝既视感。

第一章

盛夏,古井村南,玉米地一望无际。

下午,李铁蛋手里拎着镰刀,腰上扎着一条绳子,晃动着一米七五的魁梧身材,顶着偏西的炎炎烈日,走进玉米地里给毛驴割草。

天气很热,玉米地里更是有点闷气,他呼哧呼哧的割了几把草,感觉热的厉害,便把衬衫的扣全都解开,爆露出一岭威武的胸毛,彰显了他的雄壮。

然后他拿起镰刀,继续唰啦唰啦的蹭着玉米秸秆,割着地里的杂草,为他家的两头毛驴准备宵夜。

忽然一阵疾风吹过,除了让他感觉到一阵清凉之外,还给他送来一种很奇怪的声音。

十八岁半的李铁蛋立刻停下来,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,隐隐约约的他听出来,那是一个女人的呻吟。

他不禁楞了一下,心里暗道:“这是在干啥?”因为好奇他便放下镰刀,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轻轻地走过去。

“嗯……呃……啊……”

那呻吟声越来越大,而且节奏感越来越强,似乎是在追求某种最高的境界,在一步一步的向上攀爬,但是很艰难。

李铁蛋长这么大,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,真的感觉很美妙,就像一组音符一样不断地刺激着他的耳膜,促使他的好奇心不断地增强,一定要看清楚到底为什么。

随着距离一步一步的拉近,李铁蛋的眼睛也不断地长大,前方从玉米秸秆的空隙里影影绰绰的看到一片白色,而且还在蠕动着。

李铁蛋停顿下来,用他十八年半的人生阅历想了想,可以肯定那是一个女人裸露的身体。

想到这里,他心里就更加好奇了,一个女人在玉米地里脱光了衣服,躺在地上到底在干什么?难道她就不怕蚊子吗?

心里好奇,所以他决定继续前行,因为有风不停地吹着,玉米叶子唰唰唰的响个不停,前方的女人又过于沉迷,根本听不到李铁蛋很轻很轻的脚步声。

李铁蛋一步一步靠近她,终于看清了她的全部,当然他最好奇的是她下面那一块儿神秘的地方,一双眼睛本来就很大,这一下子瞪得大了一倍,直直的看着女人一只手正在腿间反复的摸着。

李铁蛋长这么大,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,不禁心里暗道:“好多毛啊!都快赶上我了,她有病吗?躺在这里摸啥啊……”

尽管他没有做过那种传说中的美事儿,可还是本能的紧张起来,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一双瞪大的眼睛缓缓地扫过女人的身体,他咽了口口水,一脸想吃的表情。

女人一只手在自己的身上反复的揉着,伴随着她有节奏的呻吟,没完没了,根本就没有发觉有一双眼睛正在仔细的研究她的身体。

李铁蛋双眼再次上移,扫过她玉白的脖子,看向她的脸,这一看他可是蹲不住了,立刻便起身大声说道:“我靠!嫂子你这是干啥呢!哈哈哈哈……”

女人大吃一惊,猛地站起来,一张俏脸羞得通红,急忙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:“李铁蛋你要死啊!吓我一跳。”

女人名叫王美丽,是村里的泥瓦匠赵大牛刚结婚不到半年的小媳妇儿,在古井村除了村花张小翠和让李铁蛋敬为女神的小姨魏兰兰,没有人可以和她比美。

王美丽对李铁蛋的深刻印象来自于她和赵大牛的婚礼那天,当晚李铁蛋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闹洞房,因为喝了喜酒,晕乎乎的没深没浅的,李铁蛋一把扯开的新娘子王美丽的胸衣,把人家奶罩都扯出来了,害的新娘子春光外泄。

因此赵大牛好个恼怒,从此看不上李铁蛋,认为他的德行有问题,所以处处跟他作对。

王美丽穿好了衣服,见李铁蛋还是大笑不停,看了看他下身,不禁笑道:“你有啥好笑的,没见过女人啊!”

李铁蛋鄙视的笑道:“女人谁没见过啊!可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,大白天的出来发骚,是不是赵大哥管不够你啊!哈哈哈哈……”

王美丽已经对这个看到她身子的雄壮少年动了心儿了,娇喘着笑道:“我男人就是管不够我,要不你给他帮帮忙。”说着进前便伸手摸向他的下面。

第二章

李铁蛋感觉到她的手暖暖的好舒服,此时他才隐隐的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好事儿要发生,但是他还是装逼的推开她的手,说道:“少扯淡,兄弟我可不是那种人,想找帮忙的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!哈哈哈哈……”

王美丽欢喜的掩唇一笑道:“臭小子装什么算啊!嫂子知道你不懂,但是我可以教你啊!要不要试试?”说了这句话,她已经娇喘的快要窒息的架势。

李铁蛋自然是很好奇那种传说中的美事儿,但是他还是假装正经的说道:“你快拉倒吧!就那点破事儿谁不懂啊!恕我不能奉陪,你去找别人吧!哈哈哈哈……”说着转身就要走。

王美丽心痒难耐,刚要进一步引诱李铁蛋。

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忽听一个女人唱道:“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,怎么爱你都不嫌多……”

王美丽急忙说了句“臭小子装过头了吧!大好时光都给你浪费掉了,晚上去我家里,我等你。”拿起地上的镰刀,撒腿就跑,几秒钟便消失在茂密的买玉米地里。

李铁蛋回头一看唱歌的女人却是村里的马寡妇,此人三十八岁守寡,至今已经十年,天生的大嘴巴万事通,村里谁家有点什么事儿,就没有她不知道的,今天这事儿要是给她看到了,明天就全村的人都知道了,所以王美丽才跑得那么快。

李铁蛋自语道:“骚狐狸,你以为我不敢去你家,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……”

他自语着在地里找到他的镰刀和草堆,继续割草,直到割了一大捆草,扛在肩上急忙往回走。

此时已经日落西山,鸟儿归巢。

李铁蛋扛着草捆走进自家的院门,远远地就看见她的女神小姨魏兰兰在门口瞭望他,他便忍不住开心的笑了。

小姨魏兰兰比他大七岁,从李铁蛋十岁那年爸妈车祸身亡之后,魏兰兰就担起了李铁蛋父母的职责,本来魏兰兰就是因为父母双亡,十二岁寄居在姐姐里的,李铁蛋的父母一死,就剩下她和李铁蛋相依为命了。

十七岁的花季少女因为李铁蛋而蹉跎了青春,多少次嫁个好人家的机会,她都放弃了,不顾乡亲的劝说,坚持要把李铁蛋养大成人。

如今李铁蛋已经长大了,可是她又想到自己要给李铁蛋娶上媳妇,才算是真的对得起姐姐姐夫了,所以她继续坚持与李铁蛋一起守着这个残破的家。

魏兰兰的善良和美丽,八年来不知道迷倒了多少村里村外的老少爷们儿,也曾经有几个小流氓想欺负她,每次都给李铁蛋手持镰刀赶跑。

本来魏兰兰是想让李铁蛋读大学的,可是李铁蛋很清楚,他去上中学就必须在学校里住宿,他不在家,害怕小姨被村里的流氓欺负,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,终于被学校开除了,成功的留在小姨身边,两个人一起种田过日子。

如今李铁蛋身体强壮的像一座铁塔一样,再也没人敢打魏兰兰的主意了,让她特别有安全感。

李铁蛋走进院子里,把草捆放在驴棚门口,解开绳子,首先给他的两头毛驴抱了一些草放进草料槽里。

魏兰兰手里拿了一把一尺多长的毛刷子,走近他给他扫了扫身上灰土,说道:“好了,进屋洗脸吃饭吧!”

李铁蛋应了声,看了看小姨的美丽脸颊,走进房门。他给小姨的评价有八个字温柔善良的小仙女。

这也是他找老婆的标准,漂亮是必须的,而且还要像小姨一样善良。

其实他从十七岁开始,就想让小姨找个好人家嫁出去了,毕竟都二十四岁的大姑娘了,可是魏兰兰坚持不嫁,必须要给他先娶上媳妇才行,这让李铁蛋非常的感动,把她当妈妈一样尊重。

李铁蛋洗完了脸,便和小姨坐在桌旁,一起共进晚餐。

魏兰兰看着他,吃着说道:“我在锅里温水了,一会儿吃完饭你洗洗澡吧!身上出汗臭臭的。”

李铁蛋点头嗯了声,含笑道:“小姨,我让你考虑一下赵小二他老舅的事儿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,嘿嘿嘿……”

魏兰兰抿嘴一笑道:“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,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你不娶媳妇儿,我是不会嫁人的,往后不许给我提这事儿,有本事就赶紧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,到时候你不让我走,我也会离开的。”

第三章

李铁蛋笑了笑道:“其实赵小二他老舅真的挺好的,你俩同岁,他在县里开了个五金商店,听说挺赚钱的。”

“好了,能赚钱的人多了。”魏兰兰打断他的话,笑道:“我才不着急呢!说说你吧!人家张小翠长得那么好看,整天就想跟你聊个微信,你干嘛不加人家啊!人家哪一点配不上你啊!”

李铁蛋吃着饭,说道:“那丫头长得好看我承认,可是就她那个大小姐脾气,谁受得了啊!我可不想娶个奶奶回来,我的老婆必须像小姨一样善良才行,否则就算她长得像天仙一样,我也不稀罕,嘿嘿嘿……”

魏兰兰无奈的一笑道:“你就傻吧!你不听我的,一定会后悔的,赶紧吃完饭去洗澡,一会儿水都凉了。”

李铁蛋嗯了声,急忙吃完了饭,拿起家里的大洗衣盆,放在西屋地上他的卧室里,把锅里的温水弄不在洗衣盆里,脱了衣服便站在洗衣盆里,拿毛巾洗澡。

他心里想着一会儿还要去王美丽的家里呢!不禁有点兴奋,急忙胡乱洗了几把,就喊道:“小姨给我擦擦背。”

魏兰兰正在洗碗,应了声进门说道:“这么快就洗好了,你又糊弄我,来我给你好好洗洗。”说着接过李铁蛋手里的毛巾,毫不回避他的下身,便给他洗澡。

从十岁开始,隔三差五的,魏兰兰就要给李铁蛋洗澡,八年来一直都没有间断过,二人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
李铁蛋面对小姨没有一点欲望,只是感觉到她的双手碰到他的身体很痒,所以小姨每次给他洗澡,他都会笑个不停。

可是今天因为被王美丽抚摸过的缘故,小姨的手碰到他的下面,它竟然完全失控硬了起来,这可是八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
魏兰兰一转身看到了他的变化,不禁呀的一声惊叫,啪叽一声把毛巾扔在洗衣盆里,转身便逃出房门,躲进东屋她的卧室里,咯咯笑道:“臭小子你想什么呢!以后我再也不给你洗澡了。”

李铁蛋脸红了,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,不可以再如此这般的展现在小姨面前了,忙歉意的笑道:“小姨对不起啊!我不是有意的,以后我自己洗澡就可以了。”语毕急忙拿起毛巾,把水拧干了,胡乱擦了擦身上的水珠,便急忙穿好衣服,首先把洗澡水倒出去。

然后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走进小姨的屋里,说道:“小姨你别生气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魏兰兰趴在炕上头朝里,遮掩着自己羞红的脸颊,假装玩着智能手机,说道:“没事儿了,我生什么气呀!这证明你已经长大了,以后自己洗澡就好了。”

李铁蛋探头看了看小姨羞红的脸颊,不像生气的样子,松了口气,说道:“小姨,那我去睡觉了,你要早点睡吧!晚上玩手机会长皱纹的。”

魏兰兰嗯了声,没有言语。

李铁蛋忙出门假装给毛驴添草,走出家门,直奔王美丽的家,虽然他没有做过那事儿,可是心里也是懵懵懂懂的,今天既然看到了她的身子,总想继续研究一下,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古井村有四条街,李铁蛋家在第二条偏西,王美丽家在第四条偏东,所以他要走村子中间的胡同穿过第三条街,走很远一段路,才可以赶到王美丽家。

天黑无月,村里没有路灯,走起来很是不便,他深一脚浅一脚的,来到王美丽的家门口。

王美丽比他还要着急呢!正站在屋门口向外不停地瞭望着,见大门口有一条人影晃动,急忙招手示意他赶紧进去。

李铁蛋心里想着“你个骚狐狸,今天晚上我要不弄死你才怪呢!老子给你害惨了……”大步流星的走进王美丽的家门。

王美丽立刻欢喜的说了句“我的心肝儿你想死我了。”搂住他的脖子哼哼唧唧的就亲嘴儿。

李铁蛋现在还不懂得接吻的美妙,随便亲了她几口,忙推开她,说道:“赶紧脱裤子,老子都快爆炸了。”

第四章

“人家也急死了,嘤嘤嘤……”王美丽说了句,首先上炕拉上窗帘,回身便脱了裤子,赤裸着下身便送到李铁蛋的面前。

李铁蛋看了看她两条修长的大白腿,刚要脱裤子,忽见窗外一个摩托车的亮光,一晃进了院子。

“快从后窗户出去,赵大牛回来了。”王美丽急忙坐起来说了一句,内裤都来不及穿,直接穿了条裤子。

“我操!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,”李铁蛋说了句,急忙扎好腰带,出门跑进后厨房,还好赵大牛结婚新装修的房子,开了后窗,要不然今天非得出人命不可。

李铁蛋急忙从后窗户爬出去,跑到大墙下纵身便双手把住墙头帽,脚底一蹬便骑上墙头,随即跳到墙外的街道上,便急忙往回走。

如此这般的折腾,他的小弟总算消停了,让他方便走路回家,想美事儿没干成,不禁心里很是不爽,暗自发誓,早晚要搞王美丽一次,而且要狠狠的搞。

走进家门,他怕小姨听见,所以脚步很轻,但是远远的看到小姨房间的窗户上有手机的荧光。

李铁蛋心想:“不听话,又躺在被窝里玩手机,还头朝下,窗帘也不拉上,我看看你在玩什么呢!这么入迷。”她心里想着,便轻轻地走到窗前,向屋里面看去,当然最醒目的是魏兰兰手里的大屏智能手机。

李铁蛋一眼看去,差一点没失声惊叫出来,只见她的手机屏上显示的却是赤裸的男女……

更让他受不了的是,魏兰兰一只手正在下身蠕动,还不停的发出轻吟。

李铁蛋双手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了十几秒,不禁立刻热血沸腾,全身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全部涌到下身,而且来势汹汹。

李铁蛋怕小姨发觉,及忙退后走开,没敢走房门进屋,从西屋开着的窗户很吃力的爬进屋里,躺在炕上急忙脱了裤子,让自己彻底放松。

他从来没有自慰过,也不知道可以自己用手来解决的,脑子里全是刚才看到的精彩刺激的画面,和女神小姨那只伸在下身里蠕动的手,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。

从回忆王美丽对他的渴望程度,他联想到小姨这么多年默默地守着他,不找婆家不嫁人,心里有多苦,显然她一直都是依靠看成人片来安慰自己的。

他在黑暗中静静地听着小姨那很低很低的娇吟,用手自己抚摸着自己……

良久,他实在是无法忍受那种火热的胀痛感了,起身下炕悄悄地走出房门,望着小姨的房门,眼睛里闪着极其兴奋的光芒,停顿了一下,终于还是走了过去。

房间里,魏兰兰已经结束了自慰睡下去,里面漆黑一团。

李铁蛋轻轻地掀开门帘看了看她朦胧的身影,他停顿了一下,还是理智的退缩了,轻轻地走到大水缸旁拿起里面的水瓢,舀了一瓢冷水端着轻轻地走出房门,站在院子里,把一瓢冷水从头上倒下去,给自己来个透心凉,吹拂在清凉的夜风里。

毕竟他还没有干过那事儿,很快便凉下来,轻轻地回到屋里,躺下去睡了。

次日,李铁蛋早起牵上毛驴,拿上一根铁橛一根长长的绳子,连接在毛驴的缰绳上,牵着毛驴途经一条很窄又上坡的小胡同走出村子,爬上后山坡,找到一片有草的地方,用石头把铁橛砸进土里,固定长长的毛驴缰绳,这样毛驴就可以原地转圈儿吃草了。

李铁蛋栓好了毛驴,便急忙往回跑吃早饭,途径下坡的小胡同,他一溜烟儿就跑下来,可是当他快跑到头的时候,村花张小翠一转墙角出现了。

张小翠喜欢运动,每天早起跑步,下身穿了半腿裤,上身穿了见薄薄的白衬衫,只扣了两个纽扣,刚好与李铁蛋狭路相逢。

李铁蛋由上而下,跑得过于猛烈,看到她时收足已晚,结果在张小翠一声惊叫之后,他魁梧的身躯,硬生生的把她的娇小身子压倒在地上,要不是他即使双手扶地,他那一百四十多斤非得给她砸死不可。

第五章

尽管如此,李铁蛋的强壮身躯,还是把她高耸的酥胸挤扁,并且跳出里面的小罩罩,这还不算,因为角度刚刚好,两个人的嘴唇被迫撞击在一起。

这可是两个人的初吻,那温温软软的一刹那,二人不禁都呆住了,张小翠更多的是惊吓,而李铁蛋可是感觉到了很享受,情不自禁的动了动嘴唇,发出吱的一声。

刹那间,张小翠突然一声大叫,两只粉拳噼噼啪啪的便左右开弓打在李铁蛋的脸上。

李铁蛋从那温软的甜蜜中惊醒,猛地站起来躲避她,大喊道:“你干嘛打我,我又不是有意的。”

张小翠虽然对李铁蛋有点好感,可是这件事儿她认为李铁蛋故意轻薄她,不禁大怒起身骂道:“不要脸,臭流氓大色狼,你就是有意的,不要脸不要脸……”说着扑上前噼里啪啦的挥舞一双粉拳就往他身上打。

李铁蛋连连后退用双臂遮挡着,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你讲不讲理啊!我从上面跑下来,谁知道你突然冒出来啊!不信你就从上面跑下来,我突然出现试试,看看你会不会撞在在我身上。”

“臭不要脸的,我才不跟你玩儿呢!”张小翠连生气带累,不禁气喘吁吁的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你要是把我弄怀孕了,我就杀了你。”

李铁蛋闻听此话,看了看她暴露出来的大半个雪白的酥胸,不禁哈哈大笑道:“张小翠你是不是弱智啊!亲个嘴就能怀孕,谁告诉你的,真是笑死我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张小翠趁他大笑之际,飞起一脚踹中他的肚子,他不禁向后退了一步,差一点坐在地上。

李铁蛋怒道:“臭丫头,我给你脸了是不是,你打上隐了,你再打我一下试试。”说着走上前。

张小翠啊啊大叫着毫不客气的,啪啪啪!连续抽了他七八个耳光,给他打的两腮呼呼出火。

李铁蛋不禁大怒啊的一声大叫,高高举起拳头。

张小翠半娇嗔道:“你打,你打我试试,打啊!”

李铁蛋看着她花朵一样的俏脸,哪里舍得她啊!放下拳头,嘿嘿一笑道:“好男不和女斗,我们这辈子别再见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转身便跑出小胡同。

“李铁蛋你从今往后最好躲着我走,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,哼!”张小翠气呼呼的说了句,也没心情去跑步了,嘟着小嘴儿走回家门。

李铁蛋虽然挨了一顿美人打,心里还是莫名其妙的甜滋滋的,张小翠那柔软的香唇,让他真的是回味无穷,美滋滋的走进家门。

魏兰兰正在做早饭,一眼就看见他两腮红红的明显有掌印,急忙问道:“铁蛋谁打你了?过来小姨看看。”说着进前双手抱住他的脸查看。

李铁蛋嘿嘿笑道:“没事儿,是张小翠那个疯丫头给我打的,她能有多大力气啊!嘿嘿嘿……”

魏兰兰忙问道:“张小翠干嘛打你啊!你怎么惹她了?”

李铁蛋笑笑道:“说来也够倒霉的,我从后面小胡同往下跑,跑的挺快的,刚好在胡同口遇见她往上跑,我一下子停不下来,就把她撞倒了,她说我是故意的,就大喊大叫的打我,她一个女人,我不跟她计较,让她打了几下,我就回来了,没事儿,我洗个脸就好了,嘿嘿嘿……”

魏兰兰转身继续做早饭,温婉的一笑道:“臭小子毛毛躁躁的,本来人家张小翠对你还有点你好感呢!这下子给你惹毛了吧!等她消消气,你找个机会哄哄她,给她认个错。”

李铁蛋不服气的说道:“给她认错,不可能,那个丫头片子那么霸道,我要是跟她服软了,她还不得欺负死我啊!我才不理她呢!”语毕忙去洗脸。

魏兰兰把餐桌放在东屋的大炕上,饭菜端到桌上,二人面对面坐在桌旁进餐。

魏兰兰看了看他,说道:“你别那么犟了,人家张小翠多好个女孩儿啊!你要是你真的娶了她做媳妇儿,你爸妈在地底下都会笑的,听话,明天找个机会去给人家陪个不是哄哄她,没准儿就能变成你媳妇呢!”

第六章

李铁蛋回想着刚才亲张小翠那一口,实在是挺爽的,要是哄哄她,就算是不能你变成他老婆,说不定还能多亲几口呢!

于是他笑了笑道:“好吧!我听小姨的,有机会我哄哄她。”语毕低头吃饭。

魏兰兰应了声,低头进食。

李铁蛋此时静下心来,不禁想到昨晚小姨看毛片自慰的事情,下身忍不住有点蠢蠢欲动,低下头不敢再看她那张勾魂摄魄的美丽脸颊,狼吞虎咽的吃着。

魏兰兰看着他,失笑道:“你干嘛!慢点吃,又没人跟你抢,咯咯咯咯……”

李铁蛋吃着道:“我忽然想起来,我今天要去新乡镇买两把镰刀,咱家的镰刀都不行了。”

魏兰兰嗯了声道:“那行,一会儿你骑自行车去,早去早回不热。”

李铁蛋不敢看她,因为他感觉得到,他那个大宝贝就快要失控了,急忙吃完了饭,走出家门在魏兰兰的反复叮嘱声中,骑上他的唯辆交通工具永久牌大二八自行车,走出家门。

古井村到新乡镇有三十多里路,一路上梁爬坡的走起来很是不便,路两边一片片的玉米地高粱地葵花地等,很少有树木,所以让李铁蛋感觉到很热。

其实他今天出来的主要目的,并不是为了买镰刀,而是想给魏兰兰买几个漂亮的小内裤,因为头几天他发现小姨洗衣服的时候,三件内裤上面都有了破洞,都不知道穿了多久了,她也舍不得换新的。

所以他一路狂蹬着自行车,跑了一个多小时,累出一身大汗,才赶到新乡镇。

他直接便走进一家服装店里,在女式服装区,精心选择了四个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内裤,叫售货员给装进塑料袋里。一问价钱四件内裤刚好一百块钱,可是魏兰兰叫他买镰刀,刚好就给他一百块钱。

李铁蛋挨个看了看四个内裤,想拿出去一件,却哪个也舍不得,索性不买镰刀了,拿着四个内裤走出店门,骑上他的自行车刚要走。

忽听身后有人呼喊:“李铁蛋李铁蛋你等我一下,咯咯咯咯……”

李铁蛋停下来回头一看却是王美丽,等她跑到近前,问道:“嫂子,你怎么在这?”

王美丽大喘着粗气笑道:“我一早跟王麻子的三轮车来的,他去修车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呢!你带我你一起回去呗!”说着不管李铁蛋是否同意,她便一屁股坐在他的自行车后架上。

李铁蛋能说什么呀!别说是她了,就是村里的任何一个人,他也的带她回去啊!所以他说了句“带你回去你,还不得累死我。”蹬着自行车前行。

王美丽心里自然还想着和他偷情的美事儿了,曾经两次都没有成功,这次的巧相逢,她认为你这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好机会,心里不禁好个激动,一只手搂住他的腰,有意在他的腿间摸索着,笑道:“我又不会让你白受累,一会儿还有好事儿呢!咯咯咯咯……”

李铁蛋心里也是清楚得很,昨天两次都没有成功的好事儿,今天这三十多里山路的单独相处,绝对有大把的时间,不免心中也兴奋起来,但是他嘴上却不服气的说道:“对你来说是好事儿,本人那可是处男呢!把第一次给你,我总觉得太亏了,你别在勾引我,我改变主意了,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留给我自己的老婆。”

王美丽抚摸着他的腿间,已经开始娇喘,咯咯一笑道:“臭小子,你懂个屁啊!嫂子要是不提前教教你怎么干,等你结婚的时候你连门儿都进不去,这事儿你以为像配毛驴那么简单啊!那学问可是大着呢!你不老靠早学会了,将来就算你你娶个漂亮媳妇儿,也是别人的,咯咯咯咯……”

李铁蛋呼哧呼哧的猛蹬着自行车前行走出新兴镇,说道:“你少忽悠我了,那点破事儿,一个窟窿一根棍子,还不就是出来进去的像给毛驴配种一样,倒腾一阵子就完事儿了,你还要给我讲一堂课是咋地,哈哈哈哈……”

王美丽左右看着地势,她已经有点等不及了,可是发现附近的地里都有人,只好继续忍难着自己的湿滑,娇喘道:“你个傻小子,你要是这么想,将来你的老婆铁定的给你戴绿帽子,别看你的家伙大,那事儿硬捅是不行的,你不掌握了一些技巧,就你一个人舒服了,你老婆什么感觉都没有,还会给你弄疼了,你说时间长了,她还会愿意搭理你吗?我到诉你吧!男人那东西不是光大就行的,你还要控制它的持久度,该用力的时候用力,不该用力的时候,你不能硬捅,该深的是深一点,该浅的时候就得浅一点,那是个有节奏的细活,要耐心一点才行的,你赶紧找个高粱地边停下来,嫂子好好教教你怎么干。”

第七章

李铁蛋已经感觉到自己被她摸得硬起来了,反复的蹬着自行车,都有些不方便了,左右看了看地势,说道:“我不用你教我,你看我你今天不弄死你才怪呢!”

很快他便在一片高粱地边上停下来,王美丽急忙跳下车子便往高粱地里跑,寻找隐秘地点。

李铁蛋忙把自行车立好,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,把挂在自行车上的塑料袋取下来,卷了卷放进裤兜里,也急忙走进高粱地里。

王美丽娇喘吁吁的向前走了不到二十步远,便忍不住脱下裤子等着他。

李铁蛋望着她的屁股,也显得很急躁,远远地就解开腰带,正当他褪下裤子,准备向王美丽狠狠的进攻的时候。

他清楚地听到咔的一声,那是自行车车梯被打起来的声音,他们的一回头见到地边上一个男人的身影,骑上他的自行车便跑。

“你妈的,偷我的自行车,你给我站住……”李铁蛋怒吼着提起裤子就狂奔出高粱地。

只见那男人骑着他的自行车向着新乡镇的方向,已经跑出去很远了。

李铁蛋一路叫骂着,随后便追上去,尽管他跑得很快,可是还被人家骑着自行车越落越远,最终在走进新乡镇的转弯处消失了踪影。

这辆自行车可是他五六年以来,唯一的一辆交通工具,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的,心里骂着王美丽不要脸臭骚货,要不是遇见她,就不会丢了自行车了,在新乡镇挨门挨户的寻找询问。

新乡镇不是很大,李铁蛋一个小时就跑了个遍,也没有找到那个偷车贼。

他心情很是沮丧,无奈只好步行往回走,一路上嘴里一直在骂王美丽,要不是她勾引他,就不会给他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了。

他气呼呼的一口气走了七八里路,太阳晒得他顺脸淌汗,衬衫都湿透了贴在脊背上。

正在此时,忽听身后传来农用三轮车的声音,他回头望去,开车的王麻子让他并没有什么感觉,也不想去坐他的车,可是车上坐着的却是张小翠和马寡妇。

李铁蛋看到张小翠那张俏脸,立刻便来了精神,虽然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想过娶她做老婆,可是自从今天早晨亲了她一口之后,他心里总是会莫名其妙的甜滋滋的。

所以他急忙跑到路中间,向王麻子挥手大喊:“停车停车……”

王麻子一看是同村的人,他自然要停车拉上他,因为到家还有二十多里路呢!

可是张小翠在车上看到了李铁蛋,立刻一脸不快,大喊道:“不要停不要停……”

王麻子哪里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,还是把三轮车停在了李铁蛋面前。

李铁蛋嘿嘿一笑急忙爬上车厢。

张小翠和马寡妇并身坐在车厢前面,见李铁蛋上车,张小翠板着俏脸,撩起大花裙子,向着李铁蛋的大腿便踹了两脚。

李铁蛋本来是应该反驳几句的,可是他的双眼在那一瞬间,捕捉到了张小翠雪白的大腿根部,粉红的小内内,他不禁一下子看得呆住了。

王麻子开车前行。

马寡妇看了看二人,哈哈笑道:“咋回事儿啊!你俩有仇啊!见面就打架,哈哈哈哈……”

李铁蛋这才回过神来,看着张小翠那张越看越好看的俏脸,笑道:“我俩有啥仇啊!小翠跟我闹着玩呢!”说着他为了更好地偷窥到张小翠的春光,专门与张小翠面对面的坐好。

三轮车的车厢不过两米多长,张小翠一伸腿就可以踹到他,她也不说话,见李铁蛋笑眯眯的看着她你,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伸腿又踹了他两脚,并且一双大眼睛满是仇恨的盯着他。

无疑这两脚又给李铁蛋得到了便宜,他不禁心里有点悸动,下身开始蠢蠢欲动,他不禁有点喘息的看着张小翠笑道:“你不嫌累尽管踹我好了,我撑得住,嘿嘿嘿嘿……”说完双眼直盯着她的大花裙子,等到美妙的春光。



继续阅读请 长按二维码图片,保存二维码,用微信进行识别,小说名:村色暖香